首页 > 《了不起的盖茨比》——谈20世纪美国女性社会地位为何发生转变?正文

《了不起的盖茨比》——谈20世纪美国女性社会地位为何发生转变?

2020-06-30 相关聚合阅读:美国 了不起 地位 女性 世纪 社会 盖茨比

原标题:《了不起的盖茨比》——谈20世纪美国女性社会地位为何发生转变?

菲茨杰拉德是二十世纪初美国伟大的小说家,在其代表作《了不起的盖茨比》中描写了美国梦的主题,其中重要的女性人物黛西和梅特尔具有不同等级的特点,但它们有共性,都具有当代的独立性。

然而,在男性社会中,女性只是满足男性需求的配饰,而作为男性成功和财富的象征,即使此时女性的社会地位开始发生变化,也仍然存在着背景制约。

一、都市女性的解放

1.女性在生活空间中的地位转变

女性解放发端于身体解放,最终来到地理空间。20世纪初都市空间崛起,纽约正是此时都市空间的代表之一,都市空间日益成为社会生活的主题,其之于女性空间的解放也同样意义重大。

随着社会和都市空间的发展,女性生存空间也发生了转变。女性开始出现在家庭空间以外的公共空间(尤指工作领域),即便如此,女性地位仍得不到承认,甚至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污名化。

乔丹作为一名职业高尔夫球手,小说中透露其为人不端在比赛中作假;小说中另一个职业女性女记者埃拉凯则觊觎丹科迪的金钱,并利用手段成为了科迪的情妇。可见,公共空间的女性在小说中承担着负面的角色。

尽管女性生存空间发生了转变,私人空间(家庭)仍是其主场。"父权力量的空间化"首先体现在"建筑物的设计"。

2.底层女性梅特尔的转变

梅特尔所处的家庭空间则是这一空间典型。这是地处"西埃格和纽约之间约一半路程"的"灰沙的谷地"的一个汽车修理铺,其楼上是居住空间。

这样的两层设计富有深意,象征.着女性封闭空间与男性开放空间的对立。楼下空间外人可以随意出入,这也是乔治的空间领域,是其工作场所,当然梅特尔有时会在此协助他。

在尼克一行人开车去纽约的路上,尼克注意到梅特尔在楼上窥视着他们,此时,乔治把梅特尔锁在了楼上,因此发现梅特尔"背着他在另外一个世界里有自己的生活"。这意味着女性是不被允许有"另外的生活",一旦被发现,则意味着失去男性给予的权力。

因此,楼下自由开放的空间本质上是不属于女性的,在其中走动只是男性赋予的可以随时被收回的权力。楼上与楼下的二元对立最终折射出女性受到家庭空间束缚的生存状态。

空间解放的一大关键在于人物在空间中的流动性增强导致的越界行为。都市崛起背景下的女性通过其身体的部分解放增强了其空间流动性。

梅特尔作为底层女性的代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从荒地汽车修理铺到都市公寓的空间流动;黛西作为上层女性的代表,她的空间流动性则更强,辗转多个国家与城市。

对于梅特尔而言,汽车修理铺是其家庭空间的体现,梅特尔本身并未关注其作为女性受到家庭空间的束缚,更多的是关注了其受到荒地束缚的阶级身份。

因此从汽车修理铺到都市公寓是其跨越阶级的空间追求的象征,这种空间追求在都市崛起过程中逐步发展起来,是"美国梦"的流行给阶级越界提供了可能性。

然而,梅特尔最终被关在汽车修理铺的二楼并惨死于荒地的一场车祸则表明其越界终究以失败告终。其根本在于她从荒地到都市这一空间转变是通过男性实现的,缺乏独立性,这也必将导致越界的不稳定与最终的失败。

而黛西的空间流动性大多是她的阶级特权所赋予的。她的空间流动大多和汤姆捆绑,并未跨出家庭空间。她唯一一次单独的空间流动则是去参观盖茨比在西埃格的豪宅,然而这却源于盖茨比精心设计的引诱。因此,不同阶级的女性由于在空间流动与越界方面缺乏独立性都并没有获得真正的空间解放。

二、美国二十世纪女性社会地位发生转变的背后原因

1.一战对女性社会地位的影响

菲茨杰拉德创造力最旺盛的时期创作了《了不起的盖茨比》,这个时期叫爵士时代。这一时期第一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经济危机也未全面的爆发。由于受到世界大战的影响,传统清教徒道德已然崩溃,而享乐主义大行其道。

人们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逐步丧失了自我,沉浸在享乐的氛围中,自私、贪婪的行为开始滋生,这也对整个社会带来严重的影响,使得整个社会腐化,在这种环境下人们的道德底线松动。

从美国建立之初就盛行的男权思想在战争刚刚结束的爵士时代成为了当时社会的主流。在西方传统的思想中,女性是男性的附属品,男性在家庭和社会生活中占据绝对的主导。

而女性在受到长期的压迫后,随着一战中女性地位的提升,和爵士时代所具有的放纵、享乐的思想影响,出现了女性堕落和腐化的的现象,这与当时的男权社会存在较大的关系。

2.上流社会女性地位的突破

黛西在婚外恋中被塑造成一个趋势而上的"失足"妇女,而同样在这段婚外情之中的盖茨比却被冠之痴情,由此淡化其精心设计引诱黛西这一污点,这是双标的体现。

性解放意味着女性对自己身体的掌控,也意味着男性权威的颠覆。当汤姆得知他的情妇即将被其丈夫带离荒地而他的妻子和盖茨毕竟是情人,他感到了生活的失控,这是女性力量对其权威的挑战。

而菲茨杰拉德对于女性角色的污名化也许正是由于畏惧这样一种女性力量的崛起。同时,菲茨杰拉德试图压抑女性对于空间解放探索的成果。其文本将女性圈禁在了家庭空间并边缘化女性在公共空间的空间探索与社会存在。

另外,他否定女性空间流动与越界的积极意义。以梅特尔的死和黛西的回归家庭作结,主观上营造女性空间流动的必然失败;同时又将流动归结于对于男性的依附,将女性对于空间的追求描述成拜金,无视女性自我的追求。

而事实却是20世纪20年代,女性空间探索已经取得了一定成就。一战期间由于男性需要参军,出于社会运转的需要已有大量女性走上工作岗位,女性在经济生活中的地位大大提高。新女性在社会上大量涌现表明女性空间流动已成必然趋势。

三、美丽的傻瓜——黛西

黛西也是个被困而陷入那个时代的牺牲品,困在和汤姆的婚姻中,她的角色就是家里美丽的装饰品,盛装出席迎合那些上流人,这就是黛西的生活。而当众人散去,她就是个幽怨的主妇,毫无用处。从叙述者尼克的眼中,盖茨比的生活是完全被她摧毁的。那么黛西呢?

1.盖茨比——摧毁黛西的第一只手

当盖茨比17岁时,他梦想富有和权利,他不满足他现在拥有的,他想要拥有钱,最终他也成功拥有了这些财富。当他遇见黛西他的梦想改变了,当他拥有了极致的财富,他不满足,他必须要拥有黛西。可能的确是因为爱,但是更多的是一种占有她的欲望。足球比分

盖茨比追回黛西的手段是炫耀他的财富来吸引她的注意,而不是用他心中的爱恋和实际行动,去唤醒黛西少女时代情窦初开时对美好爱情的追求和渴望。

也许他追求的已经不是爱情,不过是想重新找回年轻时丢失的一件宝物,为自己的未实现的梦想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黛西是他未来蓝图的一部分。盖茨比没有对黛西展示出他的尊重和真正的爱,只是因为他想证明他有多成功。

2.汤姆——摧毁黛西的第二只手

汤姆是另一个摧毁黛西的人,他跟黛西的结合只是因为门当户对,他把她当成显示身份地位的象征符号,是成功和财富的标记。他们的婚姻不是基于爱而是一场交易。

蜜月归来后黛西非常依赖他,真正地爱上了汤姆。但是他们的爱太短暂。他欺骗着黛西,而她也知道他的风流韵事。她充耳不闻仍然选择跟他在一起,因为他们还有个女儿,而且经济上也需要丈夫。

她的容忍没有换来丈夫的爱。汤姆对他的行为也没有内疚。他认为男人逢场作戏是理所应当的,没有考虑过通奸会给妻子带来怎样的羞耻,当妻子分娩时也不在身边。

当尼克第一次看见黛西的女儿时,她说道"我很开心孩子是个女儿,我希望她将来是个傻瓜,当一个美丽的小傻瓜,这就是女孩子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出路"。

这也正是她对命运无力把握的悲凉感。那个时代的女性唯一生存的办法就是做个没有思想的美丽装饰品,只能屈从男性努力迎合他们,只有傻瓜才不会知道丈夫出轨也就没有随之而来的痛苦。

四、总结

菲茨杰拉德是20世纪20年代美国著名小说家,最著名的作品《了不起的盖茨比》代表了美国梦的破灭和美国文学的经典。在该书中,妇女的社会地位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然而,对女性在父权制社会中的角色的描述是消极的,对女性尤其是已婚女性的描述是片面的,也反映了作者的价值观和美国社会对女性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