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低生育、低增长社会的好公司什么样?日本企业给你这些答案!正文

低生育、低增长社会的好公司什么样?日本企业给你这些答案!

2020-07-04 相关聚合阅读:日本企业 生育 答案 增长 社会 公司

原标题:低生育、低增长社会的好公司什么样?日本企业给你这些答案!

日本的经济总量虽然没有增长,但经济存量的内部结构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完成了一次“适者生存”的大洗牌。有很多企业死掉,也有很多企业活下来,甚至活得很不错,值得我们学习和研究。

文/吴强

高龄少子化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很难依靠经济刺激政策来对冲,这在很多发达国家都被证实过,也将大概率在中国被再次证实。

低增长,将成为企业家、投资者需要长期面对的新常态、新挑战。但是,好公司依然会成长,必定会出现。

不妨来看看日本企业过去三十年的生存经验。

(1)

日本经济从1992年开始陷入衰退,增速大部分时间在3%以下徘徊,有些年份还是负增长。随着经济下行,日本的股票和房产价格暴跌七成以上,人均收入也下降了近两成。

1992年时,日本的家庭平均收入约650万日元,降到最低时,只有2009年的550万日元。如果按日元兑人民币的实时汇率算,1992年日本的家庭平均收入相当于50多万元人民币,而2009年只相当于39万元。

在中国,身处经济40年连续增长的惯性中,人们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势,如果每隔两三年收入不增加、职务不上升,似乎就不正常。但在日本,薪水和职位常年不涨是非常正常的现象。

如果资产价格暴跌、薪水下降、对未来没有增长预期,人们就会捂紧钱袋子,多储蓄、少消费。举个例子,从2000年到2012年,日本的2人以上家庭年均消费支出下降10%,其中用于服装、鞋帽的支出下降了30%。

最近十年,日本经济依然没有好转。2019年,日本人均GDP仍旧没有超过1992年的水平。

这种现象被经济学家们称为“日本经济病”,总结而言,病因有三:

一、过于依赖出口和投资,产生了巨大泡沫;

二、通货紧缩和消费成熟化,导致内需疲软;

三、高龄少子化、晚婚单身比例增加。

在我看来,第三点最关键。

人口结构才是经济增长的主引擎。日本经济的核心问题的背后不是美国打压或资产泡沫,而是这个主引擎失去了动力。

经济是由人创造的,一个正常的经济社会,如果以年轻人为主体,经济就会上升;如果以中老年人为主体,经济就会下降。

日本的婴儿潮出现于1950年,到2000年的时候,日本主力人口年龄到了50岁;而今天,日本的主力人口年龄为70岁,社会上的老年人远比年轻人多。

日本经济也经历过三个时期:

第一个时期是上世纪60年代~70年代的高速增长期,年均GDP增速8%以上,有时还会有两位数增长;

第二个时期是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的中速增长期,年均GDP增速5%左右;

第三个时期是1992年至今,低速增长期,年均GDP增速很难逾越3%,而且经常负增长。

这三个时期的经济表现,与850游戏http://www.pk850.com人口结构正相关,高龄少子化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很难用经济刺激政策对冲,这在很多发达国家都被证实了,也将大概率在中国被再次证实。

(2)

日本的问题不是经济下行,而是低增长常态化。所谓的下行,只是从中高速增长向低增长的转换过程而已,这个过程通常看起来很激烈。就像在季节变换时,气温并不是平滑变化,而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让气温断崖式下跌。

在低增长的经济长周期里,企业还有高速增长的机会和可能性吗?

当然有!

日本经济再怎么下滑,年人均GDP也超过4万美元,只要经济在运行,就会有供给和需求,就会有商业机会,只不过“适者生存”,谁能够适应新的环境,谁就可以成为新时代的王者,就像哺乳动物替代恐龙一样。

1990~1996年,日本破产企业年均高达14000家;

但也有很多之前默默无名的企业在那个时期开始崛起,逐渐成为日本经济界的明星。

就拿零售业来说,7-11、全家、罗森等连锁便利店,山田、BIC CAMERA等电器连锁店,还有优衣库、NITORI、无印良品等服装和家居用品连锁店,都是在90年代以后走上了发展的快速路。

日本最大的家居家具连锁企业NITORI,原本只是一家1967年在北海道创业的私人家具店,但从1987年起,已经实现连续30年多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增长,1988年~2017年,该公司销售额增长50倍、利润增长164倍,利润率增长3.3倍。

日本最大的服装连锁企业优衣库,1992年时其创始人柳井正的梦想还只是能有100家店铺,到今天,优衣库全球连锁店近4000家,年销售额超过2万亿日元(相当于1300亿人民币)。

在低增长的经济周期中这类企业还有很多。来日本旅游的人都喜欢买买买,很多人甚至做起了代购生意,这是全世界消费者用货币为日本的商品、以及生产这些商品的企业投票。连任正非在评价日本企业的时候都说:你们把商品做得这么好,让大家不得不买!

日本的经济总量虽然没有增长,但经济存量的内部结构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完成了一次“适者生存”的大洗牌。有很多企业死掉,也有很多企业活下来,甚至活得很不错。值得我们学习和研究。

什么样的日本企业活了下来?是下面这三类:

第一类:具备日本优势、在全球产销的制造业

比如汽车、机械制造行业,这些行业系统复杂度高,核心零部件技术难度高,对产品的安全稳定性要求高,是日本精益生产的核心领域,并且在全球市场生产和销售,对本国经济的依赖度并不高。

第二类:体现强大基础研究能力的化工、制药等行业

比如女性喜欢的化妆护肤品,当然远不止于此。这类产业对研发的要求极高,日本从1981年至今,有8位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有5位诺贝尔生理医学奖获得者,这体现了日本强大的基础研究能力,也让这个行业一直保持全球领先的竞争力。

第三类:转型成功的零售和服务业

比如前文所提到的几家公司。这类企业能适应新的消费环境,在国民收入持续下降的大背景下,想尽各种办法,确保品质不变的前提下,大幅度压缩成本,让消费者花更少的钱,却可以享受过去有钱时才能享受的高品质生活。

(3)

在日本有一个词叫“经济民主主义”。

这是一种平权:过去只有富人才能消费得起的商品,现在由于成本的下降,穷人也消费得起。

无印良品最早的理念,就是让人们不要去追求品牌Logo印记,用更便宜的价格使用和高级品牌相同质量的商品。优衣库、NITORI等新型零售企业,都是这种理念的践行者,中国近些年出现的小米优品和网易严选,也吻合这种理念。

NITORI的创始人似鸟昭雄,有一句话常常挂在嘴边:“又便宜又好的东西,永远有人要”,这就是NITORI公司的“第一性原理”。

日本也有不少企业,在过去三十年日子越过越差,比如电脑、手机、家电等行业,日立、松下、索尼等大厂都曾经是行业领先者,但后来逐渐输给了三星、海尔、华为、联想。

最重要的两个原因:一是日本这个国家逐步失去了在该行业成功的产业要素;二是这些企业没能适应产业的快速变化。

日本的产业很丰富,这三十年经历的变化也很复杂,上述内容只是窥斑见豹,却值得中国经济学界研究,也值得中国企业家和创业者学习。

我们要意识到,中国经济已经发生了本质的改变,尤其是人口高龄少子化,这种巨变,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企业不要再有幻想,只能想办法去适应这个变化,那些头脑还停留在原有思维中的人,只会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有战略眼光的企业家通常会直面现实,尤其会直面中国经济进入成熟期、人口结构高龄少子化、六亿人每个月人均收入1000元的现实。

想在这个现实中活下去,要么能做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商品,跳出中国经济的影响;要么服务好中国的消费者,维护和提升他们的购买力和体验感,让中低收入人群也可以用上好东西。

要做到这些,靠的不仅是商业模式和技术的创新,还需要精益求精、持之以恒地抠每一个细节,在干毛巾里拧水。这对企业家的意志、德行和能力,都是全新的挑战。